当前位置: > AG寰亚娱乐 > 正文

电影公司中报TOP8 :三巨头领先开心麻花艺人经纪飙涨362%中南文

作者:admin 时间:2019-05-27 点击:

  近日,众多电影公司陆续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财报,镜像(ID:jingxiangyule)统计后,整理出了净利润排行TOP8。

  得益于影院数量的基数和不断拓展,电影的营业收入依然稳居第一,不过并购重组迟迟难以推进的情况下,电影的云依旧未散去;因报告期内出售了新丽传媒的股份,光线影业在上半年净利润达到了21.07亿,但扣非净利润实则处于下滑状态;《前任3》《芳华》部分收益的确认,支撑起了华谊300027股吧)上半年的主营业务,但其他两大业务营收均处于下滑状态;陷入股权质押爆仓、高管跳槽、违规担保等一系列负面后,转型失利的中南文化现在又面临着控股权易主的风险。

  抛开暑期档影片《我不是药神》的光环,北京文化000802股吧)上半年成绩平平,《英雄本2018》或面临亏损,而《二代妖精》亏损达到了1.45亿;签约艺人沈腾、马丽、艾伦商业价值的增长,使得开心麻花上半年艺人经纪飙涨362.21%,但毛利率却不足8%;对期结束后业绩腰斩,印纪传媒002143股吧)也同中南文化一样负面缠身,市值较年初下滑280亿;核心子公司耀莱文化掌舵人綦建虹辞职,子公司所持股份质押率达到100%的危机下,文投控股的前景也陷入了迷茫。

  业绩:2018年上半年,电影营业收入73.67亿,同比增长11.3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00亿,同比增长1.46%。

  财报称,报告期内,电影实现票房50.15亿元,同比增长15.8%,观影人次1.19亿,同比增长18.3%,其中国内票房41.75亿元,观影人次1.07亿,境外票房8.4亿元,观影人次1181.25万人次。公司票房、观影人次、市场占有率等指标继续保持全国领先地位。

  2018年上半年,电影主要参与出品投资的电影包括《街探案2》《熊出没·变形记》《龙虾刑警》《幸福马上来》《妈妈咪鸭》《快把我哥带走》六部,联合出品的电影包括《狄仁杰之四大》《西红柿首富》《我不是药神》三部。

  纵观电影下半年的片单,除了拥有《反贪风暴》《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动画版寻龙诀》等多部IP电影外,电影还投资了《哥斯拉2》《金刚大战哥斯拉》等大片,下半年收益可观。

  不过,营收第一的行业龙头也并非没有“烦心事”。截止目前,电影仍在停牌期间,停牌时间长达一年。第一次重组方案夭折后,6月25日晚,电影公布了新的重组方案,以交易作价116.19亿元收购影视,通过支付和发行股份的方式,获得影视96.83%的股权。相比于两年前372亿元的估值,影视在第二次重组方案中的估值下跌至了120亿元。

  影视的并入,对系的影视上游产业链补充意义至关重要,如若成功整合电影、影视、电影发行,对来说则意味着影视行业全产业链地打通和资源的高度整理。但目前,电影的第二次重组方案依然遭到了深交所的37连问,7月17日,公告称延迟对深交所问询的回复,目前仍未有下文。重组并购一再受阻,无疑是电影目前头顶笼罩的最大的云。

  业绩:2018年上半年,光线%,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07亿,同比增长426.05%。

  抛开卖股所得,从具体业务表现来看,光线今年的表现并不好。今年上半年,光线除了电视剧业务营收同比增长477.32%外,电影及衍生品、直播、及其他业务都处于下滑状态,下滑比例分别为34.76%、100.00%、60.37%。电视剧业务上,报告期内,光线确认了《新笑傲江湖》《爱国者》的发行收入。

  从主营业务电影业务来看,光线上半年的成绩并不理想,上半年光线部影片中,春节档的《街探案2》虽拿到了33.97亿的票房,但是该片主控方为影业,光线则是第六位联合出品方,光线在公告中称,来自该片的收益仅在2000万左右。

  整体来看,光线对的主控率并不高,其实过去一年间,光线年,光线几乎完美错过影视市场上的,全年未诞生一部10亿+影片。从光线的片单来看,在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系列之《龙岭迷窟》《云南虫谷》《昆仑神宫》三部曲电影从光线片单中消失,转入华谊片单之后,光线传媒的重头戏只剩下《三体》,但这部烂尾多年的科幻IP,能否为缺乏的光线带来转机仍是未知。

  业绩:2018年上半年,华谊营业收入21.22亿,同比增长44.7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7亿,同比下滑35.54%。

  分析:从影视业务来看,华谊上半年的成绩很不错。2018年上半年实现收入19.62亿元,相比较2017年上半年的10.01亿元增长94.54%,取得收入前5名的影视作品为《前任3》《好久不见》《芳华》《巴霍巴利王 2》《栀子花开》,前5名影视作品合计实现收入8.5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0.26%。其中,《芳华》在报告期内票房约2.2亿元,《前任 3》在报告期内票房约16.4亿元。

  从财报来看,华谊今年扣非净利润为2.52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亿元增长了151.29%。这主要是因为去年华谊在报告期内以6.47亿元的价格抛售了银汉科技25.88%的股权,获得了大量的非经常损益,和光线今年抛售新丽传媒的股份一样,致使净利润大幅度提升,故而今年在净利润的指标上,华谊才下滑严重。

  业绩:2018年上半年,中南文化营业收入5.88亿,同比下滑7.4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69万,同比下滑65.52%。

  2016年,中南文化联合出品了《我的战争》,票房收入仅3633.5万,2017年,中南影业联合出品了《建军大业》《绣春刀2:修罗战场》,但都不是主控方,两部影片票房合计6.68亿。今年上半年,中南影业仅在暑期档联合出品了《我不是药神》。成立至今,中南文化尚未诞生一部主控作品,筹备多年的《太平洋601099股吧)大劫杀》《秦末无刀》《白橘子》目前均无上映计划。

  影视业务的不理想,导致中南文化近几年的业绩并不好看。2017年,中南文化收入551.75万元,净利润为亏损1670.12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28.42%。而从具体业务营收比重来看,中南文化转型显然失利。2018年上半年,中南文化的金属制品业务营收2.77亿,占比47.21%,而影视业务营收1.31亿,占比仅达到22.41%。

  时间进入8月之后,中南文化经历了两次高管人员职位变动,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光和董事、首席文化官刘春先后辞职,二者均为中南文化核心人物。离职原因虽未披露,但很大程度上与中南文化经营状况糟糕不无关系。早在今年6月份,中南文化就因控股股东中南集团的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而紧急停牌。

  两位高管刚离职,中南文化便自爆公司出现了违规担保情况。8月27日,中南文化公告称公司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总额高达14.11亿元,占最近一期审计净资产的32.47%。

  随后,中南文化便因上述违规作引起了6起诉讼,并在11日内被深交所连发4份关注函,昨日,中南文化持股5%以上的股东所持股份、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公司及子公司银行账户相继被冻结。

  目前,中南文化表示当地政府正在积极协调、组建平台,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通过转让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等形式,解决公司面临的违规债务及担保问题。如果控股权易主,转型失败的中南文化,又将何去何从?

  业绩:2018年上半年,北京文化营业收入3.03亿,同比增长82.0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24万,同比增长14.43%。

  分析:纵观北京文化的股价,总会在暑期档出现“起伏不定”的走势,这是源于北京文化近两年连续在暑期档押中了。去年暑期档,北京文化8亿保底《战狼2》,最终拿到56.8亿票房的《战狼2》,为北京文化贡献了超过3亿的收入。《战狼2》大爆后,北京文化股价暴涨达50亿左右,但因高管减持,北京文化市值在减持公告发布次日便跌去了15亿市值。

  今年押中《我不是药神》之后,北京文化虽未再次出现减持的“神仙作”,但在影片上映期北京文化大涨的股价,在影片热度褪去之后还是回落了。这也说明了在影视行业归于理的情况下,头部影片虽能提振股价,但是仅依靠一两部是无法长期被资本市场看好的。2017年,北京文化虽押中了《战狼2》,但净利润仅3.1亿元,同比下滑40%。

  其实抛去两次在暑期档押中的光环,北京文化大多电影项目并不成功。2018年上半年,在影视剧业务营收上,除了《大宋宫词》确认的1.02亿收入和《云巅之上》确认的2651万收入,《英雄本2018》《二代妖精》《芳华》三部影片成为北京文化主要收入来源。

  北京文化5亿保底的《二代妖精》损失则更为惨重。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文化在《二代妖精》上投入了7473万元保底、1560万元投资和不超过9500万元的宣发费用垫付,合计投入金额超过了1.85亿元,但财报显示《二代妖精》确认收入的金额仅为3953万元,亏损达到1.45亿。

  不过相比于中南文化,北京文化的转型还是相对成功的。今年上半年,北京文化与影视相关的电影、电视剧网剧、艺人经纪、综艺四大业务合计实现营业收入2.5亿元,占主营业务的83%左右,而北京文化转型之前的主力业务旅游、酒店服务则营收4941千万,占比16.3%。但对北京文化来说,还是应该增强持续稳定输出的能力,才能在影视市场站稳脚跟。

  业绩:2018年上半年,开心麻花营业收入3.4亿,同比增长113.0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51万,同比增长53.72%。

  2018年上半年,演出及衍生仍是开心麻花的主力,上半年贡献收入占比1.67亿,占比49.11,相比于2017年同期的1.28亿元增长23.35%。影视及衍生收入仅3011万,占比8%,是因报告期内确认收入的仅有《羞羞的铁拳》和《妖铃铃》。《西虹市首富》虽然票房超过了20亿,且投资成本仅1.5亿,投资回报可观,但是并未能计入上半年的收益。

  纵观上半年开心麻花的三大业务,艺人经纪收入1.43亿,相比于2017年同期增长362.21%,数据亮眼。艺人经纪收入的飙涨,无疑得益于开心麻花签约艺人沈腾、马丽、艾伦等在《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等多部影片之后商业价值快速增长。

  但是从毛利率来看,开心麻花艺人经纪的毛利率仅7.6%。由此可见,在与艺人的分成中,开心麻花占比或许并不高,主要收益则落入了艺人的口袋。而沈腾、马丽、艾伦等人身价增长后,三人合作的场面便再未出现,《西虹市首富》男主虽为沈腾,但女主却由宋芸桦担任,而《李茶的姑妈》男主为艾伦,女主则为卢靖姗。在这背后,开心麻花或有降低演员成本的考量,从沈腾、马丽两人接拍其他公司的作品数量增多也可见,开心麻花与沈腾、马丽的捆绑度在逐渐降低。

  对开心麻花来说,演出市场的体量毕竟是有限的,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指出,相较于电影市场,演出市场很难形成规模效应,投资回报空间不够大。也就是说,开心麻花未来的业绩增量还是要依靠电影。目前,开心麻花以“话剧检验市场,再以电影收割票房”的模式虽然成效不错,但是产量较低,要想实现规模效益,完成上市后通过融资、并购扩大体量和产量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业绩:2018年上半年,印纪传媒营业收入3.9亿,同比下滑49.3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70万,同比下滑91.89%。

  分析:印纪传媒2018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扣非净利润跌至了-4949万,同比下滑121.74%。扣非净利润的下滑,主要是因印纪传媒在报告期内出售了星光布拉格(北京)影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权,股权出售为上市公司贡献的净利润占净利润总额的比例的333.31 %。其实从电影业务来看,印纪传媒今年上半年参与出品的只有一部《脱单告急》上映,票房仅3501.5万。

  经营状况不佳,导致印纪传媒经营活动产生的流为-2.72亿,同比下滑1609.85%,印纪传媒称是营业额下降以及回款周期加长所致,仅看扣非净利润和流两项数据,便知道印纪传媒上半年过的并不好。但其实,印纪传媒自从2016年与高金食品的对期结束后,业绩便开始变脸,相比于2014年—2016年58.02%、31.69%、27.27%的净利润增长率,印纪传媒2017年净利润增长仅5.16%。

  2018年Q1财报中,印纪曾给出的上半年业绩预估为:公司2018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区间为2.68亿元至4亿元,远远高出现在的2170万。印纪传媒曾试图通过调低会计计提比例增厚利润,但深交所对印纪传媒发出问询函后,公司在监管压力下恢复了会计计提比例,业绩也随之“腰斩”。举步维艰之下,印纪传媒承诺的“向全体股东合计派发红利3363万元”也成了空头支票。

  和中南文化一样,印纪传媒上半年同样象丛生。因公司实际控制人肖文革为他人债务进行担保,债务人未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要求肖文革履行担保责任并开展诉前财产保全查封冻结相应股份所致。8月14日,印纪传媒公告称肖文革持有的印纪传媒44.04%股份已被法院轮候冻结,同时,印纪华城所持12.38的股份和印纪时代所持10.50%的股份也相继被轮候冻结。

  但在股份被冻结前,肖文革已经把所持的股份全部质押出去,这些股份均已跌破警戒线,随时有被平仓的危机。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印纪传媒的业绩下滑后,肖文革在2018年2月和4月曾2次减持所持印纪传媒的股份,累计达到了24亿。控股股东减持和负面的屡不止,使得印纪传媒股价跌跌不休,目前,印纪传媒市值已经下跌到了75.57亿,相较于2018年初356.28亿的市值,下滑幅度达到了78.7%。

  业绩:2018年上半年,文投控股营业收入8.35亿,同比下滑34.5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0万,同比下滑97.94%。

  相比于今年上半年的720万,2017年同期,文投控股的净利润达到了3.5亿,报告期内通过《瑜伽》获得的3.79亿元收入对业绩贡献可谓功不可没。2015年,文投控股的前身松辽汽车以14.28亿元和23.20亿的对价收购了江苏耀莱影城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都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向影视公司转型,其中,耀莱文化的股东中就包括了成龙。

  通过耀莱文化,文投控股与成龙得以绑定。2015年开始,文投控股主投了多部成龙主演的影片,已经上映的包括《雄狮》《绝地逃亡》《铁道飞虎》《瑜伽》《英伦对决》等5部影片,虽在《绝地逃亡》《铁道飞虎》的对上失败,但五部影片总票房达到了46.1亿,对文投控股贡献的收益不容忽视。

  今年4月份,耀莱文化的实际控制人、文投控股的总经理綦建虹辞职,业内纷纷猜测文投控股的成龙或许也将出走,毕竟成龙与綦建虹二人合作历史较久,交情与渊源也更深,绑定文投控股也是由綦建虹牵线。从财报来看,成龙主演、导演、配音的《神坛蒲松林》《中国游记》、《我的日记》、《许愿神龙》均出现在了文投控股的片单之中,不过这些项目开机较早,后期成龙与文投控股关系发生变动也未必没有可能。

  除了上半年确认收入的影视作品少影响了业绩,文投控股还称主要是因公司在院线上面的扩张速度过快,但实际上,耀莱影城才是文投控股上半年业绩最大的拖累。2014年-2017年,处于业绩对期的耀莱影城为文投控股贡献了1.47亿、2.25亿、3.95亿、3.28亿的扣非净利润,成功完成对,但是今年对期结束后,耀莱影城的业绩便开始迅速变脸,上半年亏损高达4972万。

  作为文投控股的核心资产,耀莱文化当下创始人出走,旗下影城盈利能力更是堪忧,目前,耀莱文化甚至还面临着控股权易主的风险。2018年4月,因经济纠纷,耀莱文化持印纪传媒3.03亿股股份被法院冻结,后以原告撤诉告终;8月,因与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公证债权文书一案,耀莱文化持印纪传媒2.8亿股限售流通股被冻结,冻结期为3年;9月,因陷入民间借纠纷,耀莱文化持有公司的2.82亿股无限售流通股被轮候冻结及2108.68万股限售流通股被冻结。

  目前,耀莱文化持有文投控股3.0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35%,其中3.03亿股已全部质押,一旦纠纷未能成功解决,不排除耀莱文化会出现易主的可能。核心子公司自身难保之下,文投控股或许只能等待成龙的来拯救了。

Copyright 2017 ag环亚娱乐国际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